光影变幻 行走摄影人生——专访任德强老师

光影变幻 行走摄影人生——专访任德强老师

行走人生一个甲子

专心从教三十五载

生命向晚、退离教坛之际

无可救药地恋上摄影

并且一恋成痴,乐此不疲

让我们走近本期主人公——任德强

人物介绍

任德强,辽宁师范大学计算机与信息技术学院数字媒体艺术专业教师,中国摄影著作权益会会员、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辽宁省旅游摄影家协会会员。摄影作品曾在《中国摄影家》杂志发表。
他在1981年至1990年里拍摄制作了几十部作品,分别在中国教育电视台、省市电视台、中央影像出版社等播出和发行。
2005年以来,他指导学生在全国大学生各种影视作品大赛中取得了优异成绩。
2010年,他主编的教材《电视专题制作》,由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
在2016年举办的第八届全国大学生广告艺术大赛中,他指导的作品《影子传说》,获国家级一等奖。
他始终活跃在自己喜爱的领域。近年来,他多次在专业杂志发表单幅作品,并在一些影展中获奖。
他拍摄的单幅作品《我的未来你的曾经》刊登在大众摄影杂志2018年第二期俱乐部联展版;《也是人间路》获中国广播电台举办的“中国摄影师镜头里的孟加拉国”摄影比赛优秀奖;《云深不知处》入展大众摄影杂志《天境祁连—印象八宝》全国摄影展览。


摄影经历


“行走人生一个甲子,专心从教三十五载,生命向晚、退离教坛之际,无可救药地恋上摄影,并且一恋成痴,乐此不疲。”任德强老师这样描述自己。
1981年,他从大连海事大学毕业以后进入辽宁师范大学电教中心从事电视摄像工作。在近十年电视编导、摄像实践的基础上,他于1990年开始进入教学领域,担任辽宁师范大学教育技术专业摄录像技术教学工作。
在跨越三十余年的教学过程中,随着影视、摄影设备的不断更新,任德强老师也从摄影转向拍摄。
当问到他与摄影的结缘时,他说:“我从中学就开始摄影,那时家里很穷,没有相机,便向同学借台相机拍摄,那时我的心里便有了一个萌芽。”
即使没有相机,他依然保存着这份热爱。直到2008年,他拥有了第一台属于自己的相机,开始制作视频。2013年,他为了让学生了解单反,他购置了人生中的第一台单反来拍摄动态视频。
“就是因为这台相机,让我走上了由动态转为静态的道路。”他笑着说,“刚返回静态领域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动态实际对静态的影响更大,所以,我认为,我今天能走到静态,恰恰是因为我有动态的基础。”
对于任老师而言,拍摄出好的作品最重要的是照片背后的故事。“每张照片都不仅仅是一张照片,它们背后的故事才是我们应该去了解和感悟的。”


作品背后

在拍摄孟加拉火车节作品的过程中,老师深刻体会到人生旅途中的万种风情,这样的体会,在凝望着当地人那双透明澄澈的眼眸之时,会变得更为强烈。
“我曾到过麦加,眼见过那些美轮美奂的清真寺,亦曾目睹过那些精雕细琢,描金挂彩的神像,然而这一切,都比不上眼前的景象所带给我的冲击巨大。那些几乎是赤足的朝圣者们,全都朝着他们心中的,神的方向,安静地等待着,随着火车的频率,一齐摆动着,望去,如同风中的旗帜,然而,他们的脸上,依旧全都带着淡淡的微笑,或许,他们并不知道,他们本身,也已经成为了这‘朝圣节’的一部分,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这样的情景下,任老师的脑海里久久萦绕的是那句,“只要有信仰,每个人,都是自己的神庙。”
从立足本地资源,拍好自己身边的故事,追随阴晴变化,守候风雨潮汐,在东港、大连、营口等地拍摄海洋题材、鸟类迁徙题材、人文风情题材和重视旅顺的历史、人文、乡土、新农村等方面摄影主题,到纵情山水名胜,先后踏访过新疆、甘肃、福建、湖南、湖北、云南、长白山等地。
他参与过福建霞浦的走水节、湖南衡东等地的民俗活动,镜头也逐渐由单纯记录美景向人文故事、民生福祉转变,此心变得更加温暖和踏实,镜头变得更具包容性。
当走出国门,开阔视野。他以镜头见证了德国、奥地利、捷克、孟加拉国等东南亚国家的风情,也远涉非洲大草原,感受动物迁徙的奇迹,震撼于非洲大地的辽阔、苍凉与古老。
镜头所及,更具有民胞物与的情怀、和光同尘的现世思考。
这些,便是任德强老师的摄影足迹。
他跨越千山万水,踏遍大街小巷,游历祖国的大好风光,感受他国的异域风情。
任老师说:“要想实现艺术生命的自我更新,就必须活出自己的这个生命,也活在更大的生命之中。”(于晓航)


摄影人生


关于摄影和摄影者,在老师看来,镜头里的世界,是一个非客观也非纯然主观的世界。在这个亦真亦幻的世界中,光与影交舞着变化万千。它是那么短暂,晨昏递嬗之间仅只惊鸿一瞥;它又那么辉煌,瞬间的展现能惊艳整个人生。

一个摄影师的成熟不仅仅是技法上的炉火纯青或是设备上的创新发展,更应该是美学观念上和创作思想上的成熟。摄影师手中拿的是一个设备,但设备的背后一定是一个有血有肉有灵魂的人。(于晓航)



感恩,

一路有很多同行者,

切磋、引领、激励。

感恩,

青山满目,夕阳正好,

漫天霞彩

是生命最辉煌的注脚。

恋之深,追之切。

我希望,真正的人生,

从六十岁以后开始。

——任德强老师自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