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贺《辽宁师范大学》创刊40周年优秀文章

                       


                                            量变到质变

      当翻阅《辽宁师范大学报》的内容时,偶尔连自己都会好奇,光是文字间的排列组合怎么就会产生如此奇妙的化学反应,这种反应能够完成一切价值观的传递、思想的传播或是观点的表达。我告诉自己,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可以解释一切问题。写作,不过就是文字之间排列组合或者位置变更产生的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罢了。
       之所以这么说,其实是觉得“质变”本身就是一个很性感的描述。我们把自己的思想抽丝剥茧,凝聚成一团光,然后“啪”地一把撒在报纸上,一个个文字就像散乱星辰,但却汇成满天星空。报纸就是准备盛满星星的黑色布板,让我们得以从零散的想法到完整的文章,完成“思想上的质变”。
       黑格尔说“美是理念的感性体现”。康德说“美是主观的,无利害的快感。”就像这些哲学家所描述的美一样,我怀疑自己能否用具体的词语描绘出《辽宁师范大学报》带给我直达心底的触动。但当我在创刊20周年的特刊上看到一张校报记者团的合照,指导老师告诉我其中一位校报记者团成员是我现在的授课老师时,我可以肯定地说:《辽宁师范大学报》带给我的是一种“跨越时空”的美。
       有些震撼,又有些感慨。时光总是在人们脸上留下走过的痕迹,但很奇妙的是再读20年前的报纸,文字并不会让我们出现太多陌生感。我的老师,也曾是学生,我也站在了她曾奋斗过的土地。《辽宁师范大学报》于我而言,就是这样一个载体,她所承载的文字让我们的灵魂抽离,再在时空中相遇。

                                                      承担和坚守

       与无耻又热闹的网络世界相比,在这个仿佛不用对键盘上的每一个字负责的时代,《辽宁师范大学报》用她的油墨香和沉甸甸的份量告诉我们校报记者团的每一个人“请认真对待每一个字,每一标点和每一幅图片”。篇幅有限,新闻稿语言组织精炼有重点;内容有效,评论内容真实,对每一句话负责任;文笔有神,散文稿形散而神不散。
      在这个经济与科技飞速发展的时代,作为校报记者团的一份子,我历经着《辽宁师范大学报》从纸媒向新媒体的延伸;我历经着《辽宁师范大学报》从四开小报到八开大报的触探;我历经着《辽宁师范大学报》的内容从广度到深度的转型。《辽宁师范大学报》就这样承担着记载校园发展历程的重任,承担着一代又一代辽师人的青春梦想;承担着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校党委宣传部的老师们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坚守阵地,带着一届又一届的同学探索新世界。

                                                    青涩和成熟

      至今,在我的电脑里仍然躺着一个文件夹,叫“校报,最后一个星期”。里面整理了所有我和《辽宁师范大学报》的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校对记者团的工作手册;最后一次修改人物专访;最后一次进行“青诉”栏目的选稿、选图、校对、推送;最后一次向老师申请音频文件。从知道人生要经历分别之后,我好像格外在乎最后一次。最后一次去314办公室,没有敢开口说很多话,我想睁大眼睛好好记住老师们的嘱托,办公室桌椅的排布,甚至是当时阳光洒下来的角度。
       因为,这里有让我成长的老师们和我回不去的青春。
       现在偶尔还会回想起那个时候。那个时候,监制老师的办公室还没有搬到314,广播台还没有迁进值班室,我还留着短头发,还爱穿小裙子。那个时候,我坐在办公室沙发上跟知道老师说想把栏目封面改成每期自己制作,固定版式。那个时候,我常常犯错,最后错到需要老师来问我有没有什么想和他说的。
       就像当年的我,也想象不到在这短短的大学生涯里见证了《辽宁师范大学报》新媒体平台的建立和栏目的形成,见证了校报记者团“传帮带”体系的完善,见证了四开变成八开。我们拥有了自己的记者团守则,我们拥有了自己组织的活动,我们拥有了原来未曾想到过的一切。
       真好,我还能在大学的最后时刻陪你度过四十岁生日,我的《辽宁师范大学报》。人对未来的想象永远会被限制在当下的思维里。就像我当年想象不到现在我如此深爱你,我也想像不到未来的我自己和你会变成什么样。但是我想谢谢你,谢谢你曾出现在我的青春里。如果可以,那就让我们一起努力,在人生的更高处相遇。